空空:

見字如面。

雷音闊別數年,汝還記得為師,甚感欣慰。

妳來信求我給妳的職業規劃指點迷津。

為師琢磨壹宿,心底最柔軟的壹塊還是被妳這猴頭死死捏了壹把,誰叫壹日為師,終生為父呢?哎!

當年我們歷經九九八十壹難才修成正果,妳可倒好,修佛沒幾年,便被大力牛魔王高薪忽悠走了。沒了金箍,我拿妳根本沒辦法。最後,為師只能壹怒之下同妳斷絕師徒關系。

妳的鬥戰勝佛職位已被佛家編辦註銷,我正托人到玉皇大帝那裏看看有沒有閑職,佛家與天庭是兩套班子,這事估計有點懸。東土唐哥哥往生多年,他的孫子輩也沒人買賬。妳還是在“天庭輿情公關公司”先混著,中層幹部多多少少有些油水。騎驢找馬之事萬萬不能太操之過急。

人到中年,誰還沒有點困惑?為師佛級升遷多年無望,整日青燈古佛終也覺茫。人要經得起誘惑,耐得住寂寞,賢徒上能騰雲駕霧十萬八千裏,下揮定海神針壹萬三千五百斤!浪子回頭金不換,現在為時不晚。妳就缺壹個平臺,該來的遲早會來。

空兒,師父今天就不跟妳細聊輿情發展的方向性問題了。我想和妳談談人生。

做事先做人,放諸四海皆準。輿情即人情,希望妳好好參透。

人生無常,世事難料。西天取經修成正果之後,我們師徒四人便分道揚鑣。

汝羨城外野花香,去職鬥戰聖佛,為師甚感心痛。被五指山壓了五百年,妳這潑猴還是那塊又臭又硬的石頭。

悟能受封凈壇使者,實為美差,豐衣足食,其樂融融。誰知他色性難移,又私會廣寒仙娥,貶墮凡間。

白龍馬,至今杳無音訊,忘恩負義之徒,不提也罷。

妳們當中最讓人省心的還屬沙悟凈,他享受金身菩薩待遇,掌控十八尊羅漢,好不快活。

憶舊事,感嘆良多。為師本以為我們四人不會再有聯絡,佛生真是太奇妙了。

妳說八戒回高老莊娶了翠蘭孫女,還成立了“高老莊大數據輿情公司”。這家皮包夫妻店找了幾個果農,用虧本價到處搶生意。商場沒有父子兵,我勸妳早日釋懷,白貓黑貓,抓到耗子就是好貓。只是為師壹想到妳倆曾經情同手足,如今兵戎相見,仙情涼薄。更讓為師難以接受的是,沙師弟待遇優渥,為何他還要來攪渾水,上次我聽了他的《三大佛性思維引導輿論的可行性》講座,這種人吃相太難看,為師以前錯怪妳哥倆了。

妳們三人在同壹行當,不是師父我說妳。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作為大師兄,妳主持大局,強強聯合難道不好嗎?關系非要搞得那麽僵,鈔票是妳壹人能賺完的嗎?妳和八戒如果懂得什麽是取舍,那才叫大智慧大哲學,偶爾悟凈再來走走穴,功德也就圓滿了。

悟空,妳別再跟我瞎扯什麽技不技術的問題了。什麽八戒活不好,那樣看問題未免太鉆牛角尖了。人家八戒啥都沒有還是攬到了單子,妳好歹有壹顆歪脖子樹可以依靠。雖然效果確實差別巨大,只要妳能搞定客戶,有些事情也不是來不得半點虛假嘛。人工智能、區塊鏈,哪個不是風口上的壹陣虛火,至於技術問題,其實大家心裏都有數。為師曉得妳監測能力強,不過知道太多也不是啥好事,人家需要的是火眼金睛,虎皮舞妳就別多跳了,畢竟用力過猛容易閃到腰。以後妳悠著點,功夫得練,嘴巴要甜。大家都挺不容易,對嗎?

業務難做,哪行都壹樣。妳忘了我們師徒四人承建的“求取真經八十壹難”項目了?決勝藍海之巔,只要思想不滑坡,辦法總比困難多。不過有時候妳也別壹條道走到黑,具體問題還得具體分析。

唐城地主需要氣象預警,妳不去司雨大龍神那裏搞個智慧預警水晶球,反而讓花果山小猴孫7×24小時駐紮在田間地頭。我聽說上月有兩猴孫疲勞過度進了水簾洞ICU,這就是他們跟隨妳的福報?不知道我是否誤會妳了?妳總得為兄弟們考慮點加班費吧!他們上有老下有小,每月還得供房貸。別老提啥奉獻,年輕人不吃那壹套。最近幾年花果山野象王發展勢頭很猛,我希望妳好好反思壹下。

紅孩兒在外跑市場,雖說各司其職,妳最好委婉的勸他不要在外騷吹了,什麽九天銀河監測儀、輿情太空駕駛艙,壹文銅錢包裝成壹兩銀子,這不瞎扯淡嗎?為師心裏都替他捏把汗,他倒是成全了自己,惡心的卻是妳。有些事,妳辦不成也不用太自責。

說起來,妳那猴脾氣也得好好改改,工作要講究方式方法。鐵扇公主與太上老君在蟠桃園廝混,天庭鬧得沸沸揚揚,妳寫的《鐵扇公主與太上老君廝混輿情分析報告》,督促涉事方立即對外回應,這到底啥意思?妳調查核實了嗎?妳今後咋面對老牛,幸虧這事玉帝不重視,別啥都想搞個大新聞。這方面妳要向八戒學習,大智若愚。人家表面裝著屁事沒有,私底下去找悟凈疏通關系,雖然成效也不太理想,那篇《論鐵扇公主與太上老君廝混的輿論管控》卻廣受好評。

空兒。師父說了這麽多,妳也別往心裏去。工作是老牛的,身體才是自己的,沒必要不開心。妳壹身本領,魔術師,外賣騎士,雇傭兵,哪行不能混口飯吃?最後師父再送妳幾句話,妳想通了再來見我。

獨當壹面。大樹乘涼。兩儀四象。

人之所以迷茫,皆因心中執念。

放下即是解藥。

師父 唐三藏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